马友泉主任律师

联系我们

姓名:马友泉主任律师
手机:13061668287
电话:021-60702998
邮箱:lawmy365@hotmail.com
证号:13101200010343292
律所:上海国畅律师事务所
地址:上海市普陀区宁夏路201号绿地科创大厦16A

首页: 律师文集 > 成功案例> 正文

成功案例

老板过车瘾将司机撞成植物人被判赔60万

来源:上海刑事律师   网址:http://www.lawshxs.com/   时间:2016/10/18 15:06:29

老板为了过车瘾当司机,出车祸将同行的驾驶员撞成植物人,法院判赔60万余元。当法官前往执行时,身家百万的老板摇身一变成了打工仔,公司法人变成老板的哥哥。法官苦苦追踪3年,老赖终于露出尾巴,案件得以执行。5月26日,植物人的家人给万州区法院送去锦旗以表谢意。

  老板过车瘾 司机受重伤

  原籍万州区甘宁镇的骆小红经过多年打拼,到万州城做工程,赚了不少钱,还在万州城区买了商品房。2004年初,骆小红又到成都发展,并注册了几家公司。

  为了出行方便和显示身份,骆小红在成都当地找了专业驾驶员杨颉开车。

  2004年2月24日,杨颉从成都开车送骆小红回万州,当晚,骆小红和一帮朋友在重庆聚会吃饭。在回万州的高速路上,心里高兴的骆小红将杨颉换下,自己开车过瘾。

  2月25日凌晨3时许,车刚过万州收费站,小车意外撞上岔路口防护栏,骆小红受轻伤,杨颉则受重伤。之后,120急救车将杨颉送往三峡中心医院抢救。

  事后,重庆高速公路行政执法总队第五大队现场调查认定责任时,骆小红声称杨颉是司机,如果是这样,杨颉将负事故全部责任。但执法人员走访了出事后到现场抢救伤员的医生。医生证实,当时到车祸现场后,受重伤的男子较瘦小,是坐在副驾驶座上的,也就意味着发生车祸时不是杨颉开的车。最终,高速公路执法部门认定骆小红负事故全部责任。

  杨颉在三峡中心医院花了11.3万余元的费用,而骆小红仅支付2万余元。“我本来就是小本生意,没有更多的钱来给医疗费”,当医院要求家属尽快交治疗费,骆小红这样向杨颉的家属解释。

  经医院全力抢救,杨颉的命虽然保住了,但处于植物生存状态,也意味着杨颉将由家人照顾一辈子。

  状告肇事者 索要救命钱

  杨颉出院后,家人将其接回成都老家。此时,杨颉的妻子见丈夫已成这样,只好与其离婚。由于杨颉一直处于植物生存状态,成都蓉城司法鉴定中心于2004年8月作出鉴定:杨颉的伤残程度为一级伤残。

  2005年4月,成都市金牛区法院宣布杨颉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,杨颉年过七旬的父母成为他的监护人。

  2005年4月底,杨颉的父母一纸诉状将骆小红告到万州区法院,索赔医疗费、精神抚慰金等96万余元。法院审理后主张了60万余元,扣除已支付的2万余元,还应支付58万余元。

  法院一审判决后,骆小红没有提起上诉。判决生效后,骆小红未兑现赔偿款,杨颉的父母只好向法院申请执行。

  “从调查的情况看,骆小红并没有大家所描述的那样有钱”,接手此案的万州区法院执行局法官牟仁春查明,骆小红已在案件判决前和妻子离婚,他在万州城区的房子也变成别人的,挖掘机等也出售了。

  骆小红出事后的车还在修理厂没有取,执行法官找到修理厂调查证实,骆小红的小轿车修理费加上停了一年多时间的停车费,扣除后已经所剩无几。经过对小轿车的处理,法官还是执行到4万余元赔偿款。然而,4万余元的赔偿款对于杨颉来说,简直是杯水车薪。之后,骆小红一拖再拖不愿给钱,法官找到他时,他称自己已身无分文。

  “儿子婚也离了,现在又成了终身残疾,如今赔偿无门,他的后半生怎么办哦?”杨颉的父母陷入无限悲痛之中。

  有钱的老板 突变打工仔

  案件执行不了,执行法官牟仁春看到杨颉一家的情况也很着急,四处查找骆小红可供执行的线索。“骆小红在成都的生意做得很大,应该有钱”,知情人向法院提供线索,牟仁春等执行法官立即赶赴成都调查骆小红的财产。

  在骆小红豪华的办公室里,他声称自己不是公司的老板,只是一个打工仔而已。法官查询发现,骆小红打理的这几家公司确实不在他名下,工商档案登记显示公司老板是骆小红的亲哥哥。

  牟仁春不动声色,安排在万州的同事查询骆小红哥哥的情况,发现身为公司老板的骆小红哥哥只是万州一家水泥厂的普通工人,而且正在上班。执行法官疑惑不已,如果骆小红的哥哥是老板,就不会去当工人。牟仁春怀疑骆小红转移了财产,但苦于无证据,无法对其采取措施。

  见在公司没有什么结果,执行法官要求骆小红带往住处调查。骆小红一下慌了,过了一会,他声称自己是和几个同事住在一起的,况且钥匙也丢了。法官不相信骆小红的话,执意要其带往住处,骆小红便说找同事拿钥匙。当骆小红拿到钥匙带法官到住处时,竟然找不到住处在什么地方。在绕了几个圈子后,骆小红将法官带到所谓的住处,一看确实是几个人合伙住的房间,法官只好作罢。

法官候三年 老赖露尾巴

  杨颉致残后,回到成都老家静养。父母为了给儿子讨公道,经常往返万州和成都,等待法院的执行结果。

  眼见救命钱迟迟不能执行到位,杨颉的父母在无数次奔波后慢慢接受这样的现实,骆小红变成了老赖。但杨颉的病情又急需钱,这让一贫如洗的杨家一筹莫展,父母只好将希望寄托在执行法官身上。

  “再狡猾的狐狸,始终会露出尾巴的。”牟仁春向领导汇报情况后,悄无声息地开始了一系列执行活动。能否执行到位只是时间问题,干过多年执行工作的牟仁春坚定地相信这一点。

  “表面上我们没去惊动骆小红,实际上背后有很多双眼睛盯着他。”牟仁春说,整整3年,他们一直通过朋友以及骆小红的熟人打探骆的消息。

  其实,骆小红在万州老家一带小有名气。因此,每次到万州区甘宁镇办案,牟仁春都会若无其事地向当地人打探骆小红的消息。

  “嘿,骆小红春节的时候还回来过,现在好像在成都那边发了大财哦。”今年3月,牟仁春在与他人闲聊中得到这个线索。

  随即,牟仁春向院长莫文方以及执行局长喻小峰等作了汇报。大家分析认为,骆小红现在敢公然回家大摆自己生意红火,一定是以为法院这几年没有对他追究,以为这个案子就这样不执行了。

  查到他存款 执行六十万

  院长莫文方立即责成执行局成立专案组,火速赶赴成都。执行局长喻小峰特地增派人手,配合牟仁春打好这一“执行仗”。

  4月7日,牟仁春一行到成都,就立即投入紧张的工作中。“我们兵分两路,决定对成都市的20多家各类银行逐一查询。”4月8日下午5时许,两路人马几乎同一时间在两家银行查到骆小红名下的存款,有200万余元。

  “那一夜,执行法官几乎全失眠了。”牟仁春说,当时骆小红的开户行均在两个银行的支行,而他们从银行总部赶到支行时,银行已下班。“因为担心骆小红得到消息后,会通过网上交易转移账户中的存款……”

  第二天一早,执行法官在银行上班前赶到开户行,从骆小红账户上成功冻结60万元。当骆小红看到已经3年没有打过交道的法官出现在眼前时,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  4月12日,在万州区法院执行局法官不懈努力下,杨颉的父母终于从老赖骆小红那里获得赔偿款及利息60万元。

  对于执行法官付出的心血,杨颉的父母万分感动。“久旱逢甘露,绝境获生机”,杨颉的父亲杨秉忠这样形容赔偿款得以执行,儿子下半生有希望了。

电话联系

  • 13061668287
  • 021-6070299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