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友泉主任律师

联系我们

姓名:马友泉主任律师
手机:13061668287
电话:021-60702998
邮箱:lawmy365@hotmail.com
证号:13101200010343292
律所:上海国畅律师事务所
地址:上海市普陀区宁夏路201号绿地科创大厦16A

首页: 律师文集 > 成功案例> 正文

成功案例

北京地铁大学生死亡谜案:寻找消失的摄像头

来源:上海刑事律师   网址:http://www.lawshxs.com/   时间:2016/11/1 17:24:44

  大学生马跃不明不白跌落北京地铁站台,被铁轨上的高压线电死,警方的初步结论是“孩子自己跳下去的”,但马跃进入地铁前毫无自杀征兆,而监控设备齐全的地铁站,没有录像可查。马跃的母亲,唯有每晚到地铁站台扛着牌子寻找知情者。但北京地铁公司称:在事发的一段时间摄像头是坏的,没有监控视频。

  孟朝红说起话来有气无力,眼镜片背后,是哭红的双眼和疲惫无助的眼神。刚闭眼休息几分钟,手机滴滴叫了起来,是一位朋友的短信。她一边读着对方的劝慰,一边止不住地抽泣,泪水浸湿了桌子上一张又一张纸巾。一想到还躺在殡仪馆冷冰冰柜子里的儿子,一想到生性开朗活泼的他至今死因未明,孟朝红又无法合眼了。

  “孩子是我的理想,他现在不明不白地死了,我接受得了吗?”孟朝红哭出声来。20多天前,她的儿子马跃莫明其妙死在北京地铁2号线鼓楼大街站的铁轨上,到底怎么跌落的都不清不楚,而监控设备齐全的北京地铁站,没有录像可查,警方也迟迟拿不出值得信服的调查结论。

  20多天来的奔波无获,让这位47岁的母亲已近乎绝望。

  死于地铁轨道上

  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的孟朝红,现在是《中国化工报》高级记者,从1996年进入这家报社,她在这个单位工作了将近15年。

  孟朝红常年出差在外,对家庭和孩子照顾不多,她与她的先生一个在北京,一个在石家庄,都忙于各自工作。自1999年孟朝红带着儿子马跃来北京上学后,她一半时间给了工作,另一半差不多全都给了孩子,直到2008年暑假过后,马跃考入西南交通大学去了成都,她的操心才稍微少了些。

  读英语专业的马跃,出生于1989年,9月初开了学,他就要上大三了。由于下学期选了物流作为第二学位,前些日子马跃就和母亲说过,想提前几天回学校选课。

  8月23日下午,正在鄂尔多斯棋盘井的孟朝红给儿子打电话,问他订票了没有。马跃回答说,想和妈妈再多待一天,如果她在27日前能回家,他就买28日的票走。

  与母亲通过电话后,马跃跟几个同学吃过晚饭,又到鼓楼大街附近打了一会游戏。10点40分左右,马跃走进地铁,并给女朋友吕雯发了条短信,他说,我要坐末班地铁回家了。

  吕雯是马跃的大学同学,两个人从2009年11月10日正式交往后,感情甜蜜,暑假的每一天,电话短信不断,在他们校内网的空间里,有很多浪漫温馨的照片。

  可是在这一个夜晚,马跃再也无法走出北京地铁站。

  深夜0:20时分,警方的一个电话,把出差中的孟朝红吵醒了。

  电话那头是民警刘洋,他是用马跃的手机打来电话的。他说,8月23日晚11点47分,马跃在鼓楼大街地铁站触电身亡,尸体已经送到了一个叫做盛唐司法鉴定中心的地方。

  孟朝红蒙了,可她还有些将信将疑,因为下午她还和儿子在电话里聊过天。与孟朝红同时出差鄂尔多斯的同事,也不相信,同事说,不可能啊,晚上11点47分已经没有地铁了,打电话的肯定是个骗子。

  挂掉民警的电话后,孟朝红在内蒙古拨打了110,除了具体时间改为晚上10点47分外,基本事实逐步得到确认。

  棋盘井是个小镇,没有机场,孟朝红连夜赶往宁夏银川机场,临时补票登上8月24日最早一班飞机,上午9点到了北京,随后,她见到了儿子的遗体。

  侦办此案的,是北京市公安局公交分局。民警刘洋在与孟朝红面谈时,他的回复和在电话中的讲述相差不多,案件还没有最终定论,他没有透露更多细节。

  孩子自己跳下站台?

  一直懂事的儿子为什么会跌落到地铁铁轨上,并被铁轨上的高压线电死?孟朝红无法接受现实,也想象不出个中原由。委托警方所做的尸检司法鉴定意见书拿到了,这份鉴定结论,排除了马跃跌落前吸毒、饮酒、服用可致身体失衡药物的可能性,另外,警方称,死者身上未见器物性伤害,初步排除了刑事犯罪的嫌疑。民警在向孟朝红口头传达初步意见时说,孩子是自己跳下站台的。

  孟朝红不相信儿子会自杀。2010年的暑假,马跃过得忙碌而开心,为了修学分,他先是在学校做了几天社会实践,回到北京刚三四天,又联系了一家调查公司做兼职。

  “我儿子喜欢车,喜欢球和球鞋,他的调查一个是做车的调查,一个是做阿迪达斯球鞋的调查,所以他做这个一直是非常高兴的,回来就跟我讲做阿迪调查的感受。他特喜欢车,很小的时候就看《汽车之友》,那时候五块钱一本,我就给他买,期期不落,什么车的性能和配置,他都知道。”

  马跃出事当天凌晨,马父也接到了警方电话,虽然身体状况不好,但听到消息后马父就急着往北京赶,第二天早晨上班前,他到了北京市公交分局,并在随后连续十多天里,来回奔波于地铁公司、地铁站、北京公交分局以及北京市公安局信访办之间,但找不到任何满意的答复。折腾了很多天,巨大的悲伤把他击倒了,他住进了医院。

  在这位父亲的眼里,马跃是阳光、热情、谨慎的,有很多朋友,朋友对他印象很好,悲观厌世的情绪,在马跃那里是从来没有过的,自杀更绝无可能。“我的孩子,我清楚,如果他有自杀的嫌疑,我们所有家属和同学都不会这么努力去追查了。我现在就是要真相,不惜一切代价。”马先生沙哑着嗓音说。事出当天,与马跃有过接触的,是潘嘉冉、潘一丰等几个好朋友。

  8月23日下午3点多,潘嘉冉、方择、张翼翔,一起去了“缘聚时空”网吧,网吧与鼓楼大街地铁站很近,从B口出来,走几步就到了。上了网吧二楼,刚玩了一会,潘嘉冉感觉后背被人拍了一下,回头看,是哈哈大笑的马跃。马跃说,他已经来了有一会了,刚才在一楼,玩的也是DOTA。

  潘嘉冉记得,从下午到晚上,大家有说有笑,还互留了新手机号。两天后的25日晚,潘嘉冉在小学同学的QQ群里,突然听说马跃“自杀”的消息。他惊呆了,“不可能啊,那天我们在一块,他挺高兴的,怎么会自杀呢?”

  潘一丰是马跃最好的朋友之一,8月23日上午,他约了马跃和另外一个同学,三人说好次日聚会吃饭,可24日早晨,他震惊地得知,马跃在地铁事故中死了。潘一丰也不相信马跃会自杀,他将这一消息通过QQ群和校内网,通知了更多同学,发动大家共同寻找线索。

电话联系

  • 13061668287
  • 021-60702998